蒂莫西不是爱哭鬼

一个广义上的爱好者= ̄ω ̄=感谢关注qwq,刷得比较杂乱,喜欢自high

【蟹鱼】【迪布】相性一百问(ooc有)

超棒!!!!!!!!!!!!!1

特立独行的鹊儿:

娱乐为主,撒糖为辅,偶有开虐,请勿认真x

迪斯马斯克x阿布罗狄
有车!并且内含各种私设
(废话没有车那后50问怎么写)

【后台】
撒加:(翻看采访稿)有必要做成访谈吗?前几个问题简单到我都能回答。

加隆:臭老哥你知足吧,要不咱们两个交换半场?(丢稿子)你看看到我这儿都是什么鬼。

撒加:后50问不符合我教皇威严的形象(点头,义正严辞状)这重任还是交给你吧。

加隆:你把话说清楚!!分明是你比我更污!

====为避免后台出现银河对爆,本期节目提前开始======
撒加:(整理教皇的长袍,轻咳)总之,请嘉宾登场,巨蟹座的迪斯马斯克和双鱼座的阿布罗狄。

【后台调整灯光,幽蓝幕布背景升起,粉红色聚光投射……在两个亲的水深火热的脸上。BGM戛然而止。】

迪斯马斯克:woc?!(两只手还没从人腰上放下)怎么也没个工作人员通知老子一声!

阿布罗狄:(把腿从人腰上拿下来,迅速站直开始整理衣襟)没关系,反正是来秀恩爱的(玫瑰叼回唇间,手背在垂发上撩动)尴尬时刻也要保持美丽

迪斯马斯克:你不在乎那老子也不在乎,来吧宝贝我们继……

撒加:……你们谁去告诉大艾,记得把这段剪掉

【于是,两位嘉宾终于落了座】
撒加:好吧,开始问问题

1、请问你的名字是?

DM:找乐吗?

撒加:你叫迪斯马斯克,他叫阿布罗狄,下一个问题

Dite:不愧是教皇

2、年龄是?

DM:23。嘿嘿,正是精力旺盛的好年纪!

Dite:22岁

3、性别是?

Dite:(跳起)出题的人是谁!你在向我挑衅吗!我是男人你看不出来?!

DM:(连忙拉住)美丽!注意美丽!(小声)这题是雅典娜找的

撒加:我就知道前几题一定会这样……
【台下的纱织小姐不悦】

Dite:(深呼吸冷静下来,坐了回去)呼……

撒加:放宽心,后面几题还挺有意思的

4、请问你的性格是怎么样的

DM:西西里岛人骨子里的无拘无束,愿意说老子是狂妄自大也无所谓。至于散漫啊,不是说老子不在乎正事,只不过反正最后都是做,那就先玩痛快了再做也不迟啊,而且我也没耽误过什么。

Dite:我吗?高贵骄傲

撒加:让你说性格,不是姿态

Dite:这已经很能传达我的性格了吧?也许我还有点完美主义

5、对方的性格?

Dite:其实他胆小,害怕失去,还渴望认同(轻歪头去看他)

DM:(涨了脸色)我可没有胆小!你说,你长得这么好看,我能不担心你被人抢了吗!

Dite:(笑,晃动玫瑰)我是长得美丽,可惜喜欢了个丑的

DM:他就这个性格!毒舌还口是心非!

撒加:你们俩真是我看大的吗??

6、两个人第一次相遇是什么时候?在哪里?

撒加:你们第一天来到圣域的时候

DM:对,但是当时人有点儿多,他个子也不高,我愣是没看见他。还是后来在花园才第一次和他说话。

Dite:因为我听说圣域是个有女神的地方,所以下了船就专门找有花的地方跑,想看看我是不是真和女神一个样子。后来才知道根本不是一个神。

7、对对方的第一印象?

撒加:这是个好问题(点头)

DM:是老大你爆发了教皇的八卦之魂了吧?(坏笑)第一印象,嘛,就记得他坐在木桩上,手里拿着一朵花在数花瓣。我就想“哇塞都说希腊的美少女多!原来是真的!”当时他还留短发,那水蓝色,看得我整个人都开朗了。

Dite:一个说话带口音的小哥哥凑过来就搂我的肩膀,我就想“又一个把我认成是女孩子的家伙”,就这么简单了,毕竟他小时候样子还挺可爱,还没现在这么猥琐

DM:(凑近)就不觉得本大爷是个帅哥吗?(反应过来)我现在怎么就猥琐啦!

8、喜欢对方哪一点?

DM:上哪儿找这样的美人儿!(张开双臂去搂,被人扭身躲过)

Dite:我知道自己与天地争鲜斗艳(撩头发)但我的魅力可不只是容貌

DM:那当然,你别忘了老子可是个追求力量的人,不是你这样的战士大爷我还看不上呢!(凑近要亲,被撒加一袖子拦下)

撒加:你让阿布把问题回答了

Dite:他啊,可能是因为我重口味

DM:(等待被夸结果一愣,一拳捶上大腿)老子有这么不堪吗!你就说清楚了到底看上我哪儿!

Dite:(一瞥,轻哼一声之后微笑)桀骜的外表下藏着阴郁样子,让我想保护吧

【台上台下寂静,末了一片起哄的声音】

DM:妈的,谁在下面喊了一声老子是受!修罗是不是你!

9、讨厌对方哪一点?

DM:什么嘛,这故意的吧说完好又说坏……【挠头发,小声】我讨厌他不听我的话,不管是战斗还是相处的时候,明明老子是为他好

Dite:我不想单纯地成为你的附庸(皱眉)我也是个独立的人,而且再强调一下我的性别,你不要把你那点儿沙文主义拿来对待我

撒加:那阿布罗狄的回答是什么?

Dite:就他说的这点吧,把我置于弱者的地位

撒加:在讨厌的东西上你们两个倒是默契的很(动笔记)

10、觉得对方与你相性好吗?

DM:好得不能再好了!强者就要配上美人儿!

Dite:目前还没有让我想动摇的理由

DM:目前?切(嗤之以鼻)咱们俩连死都能凑到一块去死,你想甩了老子的念头趁早丢掉吧!

Dite:(嘴角一扬,放下玫瑰去抚摸人的脸)

11、你怎么称呼对方?

Dite:打趣的时候叫螃蟹,平时叫迪斯,谁叫他名字这么长

DM:我对他称呼很随意啊,(跷二郎腿)反正怎么都是宝贝儿美人儿、小鱼啊阿布啊,或者叫全名都包含着老子的爱!

Dite:但我要叫他的全名那就是我真生气了

DM:对,那时候基本上这玫瑰就扎过来啦!

撒加:我还以为你们私下会叫原名

Dite:(摇头)原名这种东西,早跟着过去的身世一起抛弃掉了

DM:(搂住人肩膀)反正怎么都是他,老子要的是这个人,管他叫什么名字干嘛

12、你希望怎么被对方称呼?

DM:我想他叫我老公或者迪斯马斯克大人!哈哈哈哈哈哈哈哈!

Dite:迪斯马斯克……!

DM:(护头)别扎!别扎!阿布罗狄大人我错了!

13、如果用动物比喻,你认为对方是?

撒加:不准说螃蟹和鱼

Dite:(到嘴的两个字又咽了回去,头一歪)我说他是黑猫可以吗?表面上会给人厄运,其实不过就是被误解

DM:(啧着牙齿思考良久)说出来你不要打我啊美人儿……你很像水母啊(做了个躲避状)

Dite:(抬头转了转眼睛,点点头)美丽而剧毒,很恰当。你还挺有创意(拍)

DM:(有些意外,扯嘴笑了起来)嘿嘿,你喜欢那正好~

14、如果要送礼物,你想给对方送什么

DM:送个戒指

Dite:(一口茶呛到)别开玩笑!

DM:怎么,外面买的玫瑰你从来不稀罕,巧克力什么时候都吃得着,老子愿意攒钱送你戒指!要钻石的!

Dite:(小声)那你至少保持惊喜啊……

撒加:(咳)你哪儿来的钱?

DM:老大,我一不偷二不抢,那些钱来的光明正大(摊手)

Dite:我现在一点送他东西的兴致都没有了……

15、那么,你想要什么礼物

Dite:这个嘛,我挺想他陪我出去喝杯茶,优雅地度过一天(扬眉)这算是想要的礼物吗?

撒加:具体的东西是什么?

Dite:(捂脸,小声)我想要个金苹果,阿弗洛狄忒的那个

【在那遥远的地方,厄里斯打了一声惊天大喷嚏】

DM:本大爷就想要这个美人儿把自己打包好了送过来,嘿嘿哎呦!(被玫瑰抽脸)

16、对对方有哪里不满吗?有的话是什么?

DM:这不是和上面那个重复了吗?

撒加:讨厌和不满是两种概念(敲稿子)

DM:(挠着头发扭头试探性地看人一样)他啊,有的时候说的那个话老子真的不爱听,比如说我丑啊说我不修边幅……

Dite:(低头坐直,沉默不语)

DM:他那么完美的一个人,老子可害怕自己配不上他知道吗?

撒加:阿布罗狄呢?

Dite:我要是对他有不满就不选择他了

DM:(凑近)嗯?真的吗?不是骗老子?

Dite:当然,你没了那些毛病就不是你了(在那人亲过来之前一掌把那脸推开)

17、你有什么癖好?

Dite:癖好?追求完美算不算?

撒加:你那点完美主义还没到能称上癖好的程度

Dite:哎,教皇这是肯定我

DM:癖好?老子可能有性癖哈哈哈!(被加隆在后台丢过来的稿子砸了脸)woc!加隆哥你杀人!

【后台的加隆】这种回答放到后面!不准让臭老哥抢我饭碗!

18、对方有什么癖好?

Dite:去他的巨蟹宫看看就知道了(扶额)

DM:那些是老子力量的象征!反正人都死了还在乎那张脸长没长身上吗?【远处巨蟹座圣衣传来不悦的共鸣】啧,你又有什么意见!愿意自己跑就跑!

撒加:你对待圣衣的态度端正一些!还有,回答问题。

DM:切,他的癖好啊,他对皮肤的护理有时细致过头了,明明不用这么光滑细腻老子照样能喜(被捂嘴)

Dite:你你搞清楚状况!

19、你做出什么会让对方讨厌?

DM:这题目就是让人吵架来的吧?(拍大腿)

撒加:敞开心扉是交流的重要组成部分(向后台瞥了一眼)对谁都一样

Dite:既然教皇都这么说了(托腮思考)怎么说呢,我不喜欢他总让我陷入窘迫

DM:……你该不会现在要说嫌弃老子吧(两手想扶上人肩膀又有些犹豫)

Dite:(扭头看着,沉默不语)

DM:(坐回去,抱臂翘起二郎腿)他有时候跟我出去,遇上那些喊他长得真好看的男男女女,他给个笑脸也就得了,还总是凑过去,把人家撩的五迷三道儿的才肯罢休。就不能直呼名花有主吗?

Dite:(笑)你不觉得看他们被我的美貌征服的样子很有趣吗?

DM:老子也被你征服了啊!看我不就得了!(凑近了把人的脸扳过来)

20、你做什么会被对方讨厌?

DM:(被推开)你看,我这是用实际行动回答了问题

Dite:那我也效法一下(站起来冲台下喊)修罗,上台让我撩一下!

【欢迎收看本期圣域教你做菜之蟹羊蒸鱼】

21、你们的关系到达何种程度了?

Dite:我也没想到自己能没羞没臊的这种程度(皱眉,嗅玫瑰)

DM:哈哈哈哈!说明本大爷调教的很成(被玫瑰塞了嘴)呸!噗!你不知道你的花有毒吗!

撒加:毒得好

Dite:(笑)教皇过奖了

22、两个人初次约会是在哪里

DM:我们打小就在一起玩,后来互相喜欢了也凑一起就是约会啊(扭头)你觉得咱俩哪次算第一次约会?

Dite:(翻白眼)你不是说为了泡我费尽了心思吗,还真能忘

DM:啊对对对!(拍手)就是在我养的那片雏菊花海前面!

撒加:(恍然大悟)是你那年生日礼物时要的那袋种子?

DM:是啊,一直没被发现,所有人都以为是他种出来的(张开手臂搂人肩膀)

23、那时两人的气氛怎样?

Dite:7岁的我被他哄的晕晕乎乎的……(扶额)

DM:那是因为老子把意大利人骨子里的浪漫发挥的淋漓尽致!(哈哈大笑)

撒加:(咳)为了观众的呼声,请你们说的具体一些
【台下一片起哄,后台加隆探头“明明是臭老哥你想听吧”】

Dite:他抓了我最懂花语的把柄,就用那些雏菊把我感动的一塌糊度,说那些花儿和我一样,是希望与和平的美。

DM:这得感谢老子的家乡有眼光,选了个这么适合跟这个美人表白的当了国花,嘿嘿嘿(凑近了要亲)

Dite:(躲开)其实就是一点儿诚意没有

DM:(轻哼)至少老子用心把他们养活了

24、当时发展到了什么程度

Dite:就像我刚才说的,我被哄晕了……因为那时候还没怎么忘记小时候那些不好的事情,所以被这么关爱之后,那个时候的我也不知怎么想的就,就想亲他,就亲在他脸上了,然后就被他抱着,看了一个晚上的月亮……(捂脸)现在想想我真是脑子坏了啊

DM:老子幸福死了!那可是奠定了我们之后所有的感情基础啊!(拍手)

撒加:原来只是亲脸和看月亮吗

Dite:教皇你这个失望的语气是怎么回事

撒加:不,我是基于教皇的身份,对你们没有过早涉及情爱之事的欣慰(一本正经)

【后台加隆:胡说八道!】

呐呐呐,很开心自己的画能被大家喜欢呢w

我都快忘了我还有乐乎……

为何非要和不是同一个世界的人交流和做朋友啊,我自己一个人过很好的。

假装自己是个画画的
【临摹】

真羡慕你们产了粮有勇气发出来……

死宅的踏青